返回首页 > 您现在的位置: 九寨沟 > 百姓生活 > 正文

兰州故事:1984年兰州摄影人远征九寨沟

发布日期:2021/3/7 14:48:13 浏览:35

1984年,兰州摄影人远征九寨沟

九寨沟汽修

讲述人:王健著名摄影人自行车摄影队队员

九寨沟汽修

拍摄九寨沟瀑布。

九寨沟汽修

在东方红广场出发的情形。

九寨沟汽修

九寨沟过小溪。

“丁零零!”清脆的车铃声中,6位兰州摄影人跨上自行车向东而去。他们此行的终极目标是千里之外的九寨沟。

这是1984年7月的一个中午发生的故事。伴随着车铃声,6位兰州摄影人开始了他们的远征。如此长途跋涉对摄影人而言,不仅需要勇气,更需要实实在在的付出,胶卷、住宿、吃饭、修车加起来是一笔不小的开支。此刻,人们刚刚脱离了温饱,而九寨沟也养在深闺人未识,仅仅是个旅游景点。在一些人眼中似乎没有必要。二十多年后,回顾这次摄影远征,留给我们的将是怎样的记忆呢?

王健,酷爱运动,当时他虽是汽修二厂的工人,但却有一手精湛的摄影技术。闻听要组织摄影人骑自行车前往陇南采风,就毫不犹豫报名参加。这位侦察兵出身的摄影人是自行车队六人中年龄最大的。一路上,他不仅用丰富的地理知识和野外生存技能和同伴们一起制定线路,而且跋山涉水,无私助人。

15日下午,当我们翻开王健的摄影作品集,昔日的故事就扑面而来。一张张彩色的、黑白的照片背后,不仅记录了九寨沟最初的印象,也给我们留下甘肃摄影史上难得的瞬间。

今天,就让我们聆听王健他们远征九寨沟的故事。

借着月光翻山,半夜才到定西

当时,改革开放不久,生活好些了,就想走出去看看。尤其是搞摄影的,不走出去是不行的。这也是千里骑车采风的缘由吧!这样的背景下,兰州青年职工摄影协会的钱志勇、赵广田发出通知,让大家报名。

虽说生活好了,但搞摄影仍旧是个比较奢侈的事情。相机是一笔大的固定投资,胶卷则是细水长流的投入,家里还要设暗室,至于时间、精力就更不要说了。为了这次远征,我准备了两台相机,一台120海鸥,一台135的理光。

远征名单最终确定了6人。领队是刘勇,队员有我、我的师妹刘华,还有王立杰、马吉军、小潘(他的名字忘了)。我和刘勇、刘华认识,其他三位却是首次见面。

摄影协会给了我们很大的帮助,无偿提供一些彩色胶卷和黑白胶卷。我们也做了充足的准备,给家里人做思想工作,向单位请假,准备钱粮等等。当然,还有适应性的训练。刘华才二十出头,为增强体力,还两次骑车往兴隆山,积累经验。

出发的具体日子有些模糊了,好像是7月10日。协会在东方红广场举行了规模盛大的出发仪式。《甘肃日报》的摄影记者司马也赶来采访,他拍了张我们围在一起看地图的照片,第二天,《甘肃日报》的头版上发了一张大照片。

第一站是定西。兰州到定西虽说100公里。我们走得却不容易。上午十一点钟,仪式搞完我们就出发了。车道岭是我们遇到的第一个挑战,虽然后来翻越的大山远远高过车道岭,但印象最深的却是它。

车道岭和别的山有些不同。在我的记忆中是群山连绵。我们一个山包一个山包地进行征服。每当爬完一个山头后,心想可以呼啸而下了,心情刚刚舒畅,谁知转眼又遇到一个更大的山包。到山脚下天就黑了,好在天上还有点月亮。夜行山路最怕掉到沟里!此时,光线又不好,咋办!不敢分散行动了,大家前后相连,走上一阵就相互喊一声,看看人好着没。好不容易爬到山顶了,下山却遇到了麻烦。

下山的路比较陡,本来可以非常舒服地呼啸而下。谁知,没有走多远却发现刹不住车了,把前后闸捏到底也不管用。此时,月亮渐渐下去了,天更黑了。路面看不清了,而车又刹不住,很危险!这咋下山呢?我灵机一动,把鞋带解下来,将车刹绑死。弄好后,试一试效果还不错,手上轻轻加点力就能把车刹死。

等赶到定西就到了夜里两点了。住到了定西县的招待所。第二天下午,去找定西摄影人刘裕华。这时,他已经看到了《甘肃日报》刊登的照片,见了面大家高兴得很。本来打算继续前进,可定西的摄影人坚决挽留我们,请我们参加第三天举行的定西摄影协会成立大会。我们这就留下和他们交流了一天。第四天,刘裕华他们找了辆车送我们过了华家岭。这天傍晚,我们就到了秦安。我妹妹在秦安,她们厂的领导听说来了一帮摄影家,请我们帮厂里拍照。如此,前后拍了一个星期,才算完成这一任务。

离开秦安后,我们过天水、走娘娘坝、经西和,一路往九寨沟而去。

夜宿林场,暴雨袭来死里逃生

从天水出来,一路上风光优美,拍了不少照片,不过吃住条件就差了。天水娘娘坝公社的招待所仅有一间房子。

进了康县,王立杰就念叨着:“我在康县有个朋友。”我们也盼望着能早点找到他的朋友,这样大家就能休整一下。就在我们距离康县县城还有四五个小时的时候,一辆卡车忽然在我们前面不远处停下了。司机从驾驶室伸出头问:师傅,是不是有个叫王立杰的?

王立杰闻听此言抬头一看,正是他的朋友。老友相见分外热情,二话不说,就拉我们上车。到了县城住到了朋友家里,好好休息了一下。那位朋友真是个热心人。他专门请假开着车,拉我们拍照。一天晚上,把我们拉到了县城附近山上的林场住下,准备第二天拍日出。

睡到半夜里,暴雨从天而降。那个雨大的啊!下了半个小时还没有停的意思。朋友急了,赶紧喊我们装东西上车,准备冒雨连夜下山。陇南泥石流频繁,一遇暴雨,山体就松动了,朋友怕山上的泥石流暴发。我们从原路下山,白天没有感觉出危险。这时才发现,山路弯多坡陡,险峻得很。借着车灯,我们才感到恐惧。

到半山腰,就看到泥石流在慢慢形成。路边悬崖上出现了裂缝。拐一个急弯时,车的后轮咯噔往下一沉。朋友喊声不好,急打方向盘。车猛地抖动,从悬崖边挣扎着出来了,后面崖体已裂开了个大口子。回到他家时,朋友才长长地舒口气。此时,暴雨也渐渐停了。第二天,是个大晴天,正适合继续赶路。

现在回想起来,这次采风对天气关注得不够,大家都没有经验。去陇南采风应该避开七八月份的。

在腊子口,下坡时,车速飞快。谁知忙中出错,我的车挂到了前车的尾巴上,把我带翻,人直接就一个跟头栽了过去。车把上刹车把我的腿上刮开了一个口子,都快看见骨头了。不久,刘华的身体不适。我和刘勇商量后,我带着她坐长途车走,刘勇带着剩下的人继续骑车,约定好在武都招待所会合。

就在刘勇他们到武都城边上时,连降暴雨,泥石流冲毁公路。结果,我们在城里出不去,他们在城外进不来。就这样,我们整整被困11天。天气晴了,长途车才勉强通行,不过也是两辆车隔河接力,乘客要蹚水过河才能换乘。

好在,总算摆脱了困境。

为拍珍珠滩,等了四天

和刘勇他们会合后,经文县,前往南坪。我只能坐车了,腿上一用力,伤口就崩裂了,血水不时渗出来,再加之过河蹚水,伤口也感染了。

南坪(今九寨沟县)是个非常小的县城。九寨沟也仅仅是旅游点而已。不过,村民已经开始做生意了。我们乘车提前两天到南坪,在附近村子里租了房子等他们。一间房子6元,还管一顿早饭,还是比较实惠。通讯方便,只能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就到路口上去等。要不就在县城内打听。南坪的饭馆也就四五家,稍一打听就知道了。

就在我们等着无聊的时候,遇见一位兰运司的师傅,他是来拉木头的。攀谈后,这位师傅带着我们先去山里转转。进了山里我们才发现风景美不胜收。虽然一路上困难重重,至此我们才觉得不虚此行。从山里转了一圈出来,才下午五六点。一个多小时后,刘勇他们才来。

第二天,我们就骑车进沟了。从南坪到九寨沟42公里,路上有座桥,花了三元购买了一张门票,算是到了九寨沟。这时,已是八月初了,从兰州出发,差不多都快过去了一个月。沿途大家非常珍惜胶卷,给自己拍一张都舍不得,到这里就放开了拍。

此时,山间林木正在悄然变色,碧水蓝天,红叶绿山,风光优美之极。九寨沟的珍珠滩是由一个个小石头坑组成的,激流冲到小坑上,浪花飞溅。看上去像珍珠一般,故而人们把它叫做珍珠滩。最难忘的是拍摄珍珠滩。前后拍了两次,真是费了劲。

第一次拍完后,我觉得不满意,快门有些慢了。估计出来的效果看不到水珠四溅的情形。我决定第二天再去。对我的想法大家都比较赞成。谁知第二天却遭遇阴雨天,只好等待。三天后天终于晴了。我们围绕着珍珠滩,拍了个够。到兰州冲洗出来后,画面上真正是珍珠飞溅。

从九寨沟出来,这次采风大体就结束了。我是最后一个到兰州的,此时,已经差不多8月20日了。后来,钱志勇在建筑图片社为我们举办摄影展,影友们都来交流学习,大家看后都说值得去。过了一年多,协会又组织大批摄影人再去九寨沟。

如今回想起来,这次骑车采风有遗憾、有收获,无论如何,都成为我们人生中一笔珍贵财富。

文/图本报首席记者王文元

本版老照片由讲述人提供,记者翻拍。)

最新百姓生活
  • 【九寨沟天气预报15天05-10

    来源时间为:2021-05-102021年05月10日星期一辛丑年三月廿九今日天气:九寨沟县,阴转小雨,气温9℃~24℃,北风1级,当前温度9℃。温馨提示:今天……

  • 出游关注!“五一”假期,成都哪些旅游景区有限流?05-10

    来源时间为:2021-05-06出游关注!“五一”假期,成都哪些旅游景区有限流?2021-05-0622:30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媒体字号超大大标准小文旅中……

  • 徐汇区连环画地址徐汇区连环画地址05-03

    来源时间为:2021-04-26Hi,欢迎访问艺鸿斋红木家具回收艺鸿斋红木家具回收咨询热线徐汇区连环画地址--九寨沟新闻徐汇区连环画地址--九寨沟新闻更新时间:……

本周热点
  • 没有百姓

  • 欢迎咨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