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您现在的位置: 九寨沟 > 百姓生活 > 正文

唐志祥|九寨沟的变迁与美丽

发布日期:2022/1/23 10:29:57 浏览:58

(一)

九寨沟是中国最美丽的旅游胜地。独特魅力和天然的自然风光及动人的人文景观,给世人留下了无数的传说和无限美好的深刻印象。

九寨沟最美的胴体是海子和瀑布,既有仙境的超凡脱俗,又有维纳斯的敦实憨厚。海子和瀑布是有女性色彩的,特别是芳草海和芦苇海,一到仲夏和彩秋呈现出了女性隐秘的轮廓,望着想着那些娇娆的灵魂,给人一种柔媚舒服的感觉。然而,九寨沟也是有男性特征的阳刚俊美,那喇嘛岭、弓杠岭、郎架岭、黄土梁,尕尔纳就是男性隆起的脊梁。无数角峰、刃脊、冰斗、悬谷、槽谷则是男儿肩胛的健壮肋骨。羊峒河、黑河、汤珠河是男人的动脉,遍布的森林和灌木肌肤彰显出的裸色,就是男性旺盛的欲望,凸显出它的雄伟和庄严之美。那直逼蓝天头颅里的神庙始终存储着一个宗教的信仰,人们视为祭拜平安吉祥的理想圣地。事实也是这样,它圣庙周围集聚的雪山与海子、雪松与杜鹃、盘羊与锦鸡、扎西与卓玛、达戈与沃洛色嫫、高山与松树等,被秀染的庄重而肃穆,成为游人烧香拜佛的首选高堂。

就理性而言,九寨沟的美景其实是地质的伤口。它首先来自造山地壳运动的挤压移动、变形变化、塌陷隆起的过程,就像一次翻江倒海的毁灭之爱。爱后的神态才是冰川和流水自然形成的雕琢。以及地震引起的再次崩塌、泥石流堆积而成的石灰溶蚀和钙化加积的形状,看上去正是当初爱得死去活来的模样。那些模样相互的抚慰、残留的各异的形体,显得性感而丰富,多姿而多彩。这样再造出的美体,也许是造物赋予的地质生命,无意中隐藏了毁灭的秘籍。悄悄地制造了美与审美的悲剧。追逐回忆地面鲜花的凋谢、也和美人自然衰亡是一样的,这个凋谢与衰亡悲剧恰恰就在九寨沟悄无声息的上演,也是一个必然的规律。事发后人们细细观察,原来九寨沟的绝美和地震后形成的反差。是与地球上全体生物连同造物连在一起的恸哭,而我们今天的所作所为,正在为这种恸哭在谱曲填词。

(二)

九寨沟是一个历史的教科书。这个教科书就是人与九寨沟相遇和相聚的过程。谁是第一个或第一支涉足九寨沟的人,那么,九寨沟的历史便是从一个人或一支人的足下开始记录的,而非来自某位史官的笔下。我时常去遐想那一个人或那一支人,不管他是误入还是迁徙,他们都是发现九寨沟的历史的真实见证人。

汤珠河是进入九寨沟的必经之路。作为白马人的聚居地,对它抱有更多渴望和神秘探想。因为汤珠河有一个历史的入口,只要走进去就可以洞见一个类似桃花源的白马人世界。这个入口正是一位白马文化的传承人。比如班文玉,就是一根白羽毛、一棵神树,一段㑇舞、一个面具、一页经文的点缀组成的残存画面。纵观这些实物的存储和变迁,就可以传达出白马人与白马文化的真实讯息,他们曾经是这里的主人。另外,苗州是印证白马人口的一个窗口。这窗口里述说白林历史的转述。苗州人平常不穿白马人的服装,生产、生活用具和生活方式相对独立,与外界基本不联系。一些年轻人也不会讲白马语言。然而,苗州人还是保留了一些历史的痕迹:神山、神树、神器和来自远古口传下来的神话、曲子。从中可以看出,白马人与苗洲人交往过程中,白马文化占据了主导的历史的地位。

九寨沟水声是构成游客看山观水听声的主题。去到勿角、马家、罗依、郭元、草地、永乐、永和、安乐、漳扎等地,首要选项就是去听九寨沟的水声。这些溪流的水流,带着草甸、杜鹃灌丛和耕地的水糸,舒缓而澎湃的节奏传达着白马和羊垌番部的声音,这些声音更多是自然的原声。侧耳聆听九寨沟水的原始声音,就能听到地质和动植物的声音,就能听到历史变迁的声音。九寨沟有实时的心跳,也有地质和历史的心跳,扑伏沟壑里便能听见那有力的撞击和舒缓的静流的溪水。如果你想用足够的耐心去体验体会,那么,在映衬的水环境里,也能听见自己的轻微的心跳。

(三)

2017年6月,九寨沟8.8级的地震发生后,使九寨沟的生态环境受到了严重的破坏和摧毁。震后在一片狼藉和受伤的躯体上,九寨沟始终未沦陷绮丽秀颖的景色和多姿多彩的神态。如果站在直插云霄的山顶,在云顶看水、听水,水还是孤绝的,还是清澈透明的。到谷底观察,水声都是流影的片段,像是从冰川侵蚀的岩壁脱落后重新镶嵌着海洋生物化石的岩片。那些在白林区带来的诗人团队的诗朗诵里,依然还能在隐约透视中似乎听到水声的低吟浅唱,听到海鱼和海藻水流过的滑腻之声。洇染了沟壑的所有湖光水色。湛蓝碧绿溪水荡漾的清澈见底的银波,就像照在脸上的表情镜子,还是栩栩发光生辉。远眺近瞧真像妖娆妩媚窈窕淑女,仍然楚楚动人。

地震后的九寨沟给人的第一感觉是不幸被流氓践踏。走进深处,但整体评估景区没有完全被地震毁灭,但有一定的损害,或者说是一种有别于遭受风钻或者被挖掘机挖坑的方式被毁灭。九寨沟旁边的中查沟幸免践踏,能够整体幸存,要感谢一山之隔的九寨沟。恰是相比于九寨沟的“逊色”让她保住了那份纯真、那份孤寂。中查沟最能享受的就是那份清静。细雨蒙蒙,云山雾罩,从上午到午后,那份清静的温香始终没有消散,只是变化它的色调,有时阴郁、有时明亮,有时湿冷、有时暖烘,保持了它良好的睡眠状态。同时的水清瘦,村寨袅娜,山林和青稞地,一直在渗透着绿色,在雨里、在雾霾、在沟壑、在蓝天、在大地,用清新的淡雅空气,笼罩呵护着独钟的绿色肌肤和绿色生命。

沟谷村落是清静的,这种清静伴着散落在半山的波日俄、沃姑、夺都等,随之也清寂多了。地震搬迁留下的格下古寨和沃姑古寨更是荒芜寂寥了。荒芜弥散的气氛当然是孤寂沮丧,一声不吭,静静地守护着那山那水。我们来到格下古寨,野草和灌木爬上了街沿的后墙,院坝里全是未开的蒲公英。几年的荒废搁置,人气减弱,带来了一些不尽人意惨状。但生活留下的印痕还是很明显。看着被荒废的格下古寨,深感可惜,当年优美的风景地貌完全被凋零。

走进格下古寨的一栋旧木房屋,墙壁上挂着醒目的“阿来工作室”字样的木牌。觉得不是抢占破坏的地盘,而是一个有良知的诗人或者是有良心艺术家的标记意象。阿来在散文《留住中查》开篇写有这样的诗句:“一个恍若隔世的山谷,几座高低错落的藏族村庄,没有景区中兴奋拥挤的人群,唯一的声音就是来自潺潺流淌的溪流。”

(四)

九寨沟的羊垌番部是否有人居住过,查阅史书没有确切记载,无法考证历史沿革和迁变。也是人们被人忽略和尚不为人所知的地方。虽然吐蕃人在这一带已有数万年的人类活动的痕迹,它的记录也是模棱两可,没有一个完整可信的记载。

“九寨沟”是一个外来词,但作为自然地理的九寨沟已有上亿年的历史,这个长期的演变的过程就是它发育、成熟和皱褶的过程。就像四季变换,有多种各异的不同色彩。羊垌番部的藏族色彩相对比较浓一些,但长期的风化蜕化,已经成符号化了。这些已淡化的多元化色彩里,还包含的氐羌、党项、吐谷浑等族群形成的习俗文化,也已完全消失殆尽,或者说被羊垌的习俗文化色彩深深地覆盖,至今唯一留下的一点印迹就是吐蕃化的白马人遗址。

不管是纯自然的九寨沟还是人文的九寨沟,最好的原始存在的鼎盛时期已经过去,在它嬗变岁月冲刷的印记上,留下一些残留的点滴痕迹。从地方史志上的史料证明,曾经的九寨沟不但是现代文明历史渗透的变迁,也是历代中央政权更迭管理的一个漫长演变。这个演变的前期,九寨沟是一个不涉足人类社会活动的自然王国和自由王国,是一个天地相融、风光秀丽的世界。后续人与自然的和谐发展和映衬,九寨沟显得更富有生气和灵动,形成了现在的天、地、人、和合为一体的大型的、综合性的、现代化的管理模式。凸显了对环境保护,环境治理的一个人性化管理体系的正确理念。在某种程度上讲,九寨沟是中国的胜地,也是世界的旅游的景点。

九寨沟是自然的遗产,它的美丽也是自然的,不需要涂色抹粉,梳妆打扮。但事物往往是对立统一的一个载体化身,越美的东西毁灭了就是悲剧的哀叹。九寨沟大地震发生后,看到那些满目疮痍的九寨沟景区,惨不忍睹,谶语成真。眺望整个景区,冷调得太阳惨白,撕裂的山体惨白,坍塌的诺日朗归槽的水流惨白,干涸的火花海遗址惨白,所有的景区景点都是惨白的。上天把美丽的九寨沟彻底摧毁,颠覆了人们所盼所想的美好印象和深爱感觉。

虽然地震摧毁了九寨沟外形表面的美丽,但它的地质地表的筋骨没有被摧毁,建设者们的意志没有被摧毁。经过这两三年的努力检修,基本修复了被地震摧残的遍体鳞伤、体无完肤的模样。它依然傲视群雄,逐鹿天下,绮丽秀颖,风景如画,秀染胴体,依然吸引着世人的眼球和灵魂,灵感和不朽的风格风骨,依然没有改变它如诗如画的美景。九寨沟永远是我们心中最美丽的窈窕淑女,永远是我们难以忘怀的旅游胜地。

作者简介:唐志祥,笔名:与共和国同成长,玉门市、酒泉市、中国西部散文学会、山东省散文学会、四川省散文诗学会、中国乡村认证作家协会、中国现代文学作家协会、中国作家网、中国散文诗作协等会员;南国作家学会理事,中国散文家协会理事、副秘书长、北京市写作学会文化艺术促进会副主席,中国当代实力派优秀作家。

最新百姓生活
本周热点
  • 没有百姓

  • 欢迎咨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