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您现在的位置: 九寨沟 > 资讯杂谈 > 正文

九寨沟,我永远的梦

发布日期:2017/11/22 7:38:10 浏览:90

来源时间为:2017-11-19

九寨沟,我永远的梦

《太行日报》

(2017.11.19

2版)

◇李淑芳

第一次听闻“九寨归来不看水”时,我就在想究竟是怎样的水才配得上如此的赞誉?

第一次看到朋友拍摄的九寨沟的照片时,我便惊诧于它的神韵了。她是那样的清澈,水底的鱼儿欢快的穿梭在碎石之间,好像在空中游动;她是那样的透亮,轻风掠过水面,一圈圈波纹在阳光下闪烁着细碎的银光;她是那样的灵动,丽日蓝天下她飞泻而下,大珠小珠落入深潭,那声音仿佛明眸善睐的少女咯咯咯的欢笑;她是那样的沉静,树影婆娑里她宛如拖着墨绿长裙的少妇静静地站在那里朝你抿嘴含笑……恍然间我明白了那句“九寨归来不看水”的真正含义,恐怕也只有九寨沟的水才配得上如此的赞誉吧。

从此,九寨沟就时常闯入我的梦境里来。但人到中年,又有几次任性到可以说走就走的旅行?去年一放暑假,我就去几家旅行社咨询,早早计划我的九寨沟之行,没承想一场小小的咳嗽却引发了一系列的检查、住院、输液,一通折腾一个多月就过去了,临开学的日子,学校又有各种繁琐的事务,时间由不得自己支配,2016年的九寨沟之旅也随之搁浅。

2017年的暑假,朋友电话约我一起到九寨沟乐呵乐呵,想起去年暑假没能成行的九寨沟之旅,心头不觉又痒痒了起来,于是我把所有的事情都抛到一边,欣然和朋友前往。

8月5日,我们一行十人经过三天的舟车劳顿,先后游览了成都和都江堰,一路说笑一路欢歌,缺少了时间的限制,我们可以慢一点,再慢一点,让自己的身心来一次慢慢悠悠的旅行。

8月8日一早,车子从都江堰开往九寨沟。因为茂县塌方,我们得多绕道300公里。崎岖的公路上,我们行一程休息一会。想到多少次出现在梦境里的风景即将活生生呈现在眼前,我一改上车就睡觉的习惯,兴致勃勃欣赏着窗外的风景。

公路一面依山,一面临沟。那山时而高耸时而连绵,那沟里的流水时而湍急时而平缓。有美景相伴,500多公里的路程也不觉得遥远。

夜色降临,车子快到九寨沟时,天空下起了小雨,一天的舟车劳顿,车厢里响起了轻微的齁声。身边的朋友站起来展一展胳膊,探起身子看向窗外,奇怪地说:路上哪来那么多白花花的小石头?她的这句话并没有引起睡意朦胧的大家的在意,车子继续向前行驶,左拐右拐,9点18分,终于停在了一座家庭旅馆的小块空地上。

“到站了,大家把行李拿回去,明早六点准时排队进景区。”司机话音刚落,车子猛然剧烈晃动了起来。

“怎么回事?没拉手刹吧?”大家睡意朦胧的问。这时车子晃动得更厉害了,随之听到的是山上巨石滚落的声响。

“不好,地震了,大家快跑!”司机跳下车大声喊道。

霎时,人们纷纷向车外跳去,稀里糊涂中,我最后一个跳下车,便被朋友一把拽住往小山坡上跑。当时,附近旅馆的人已都跑出来了。停电了,四周黑咕隆咚,夜风吹过,我不禁瑟瑟发抖。我听得到牙齿打颤的声音,感受得到双腿不受控制的哆嗦,还有朋友拉着我的手不停地发抖。几分钟后,朋友电话响起来了,她女儿从微博上看到九寨地震的消息,打过来询问情况,我们在感慨网络传播速度如此迅疾的同时,才想起家里人可能也看到这条新闻了,才意识到该往家里打个电话报个平安,但那时移动通讯已中断,刚刚还能接电话的联通也随之中断,大约十一点的时候,手机陆续收到两条短信,一条是老公的,一条是学生的,没几个字,但言语间是掩饰不住的焦灼和牵挂,我赶紧回过去,但总是发送失败。

十二点左右,我们来到一块相对平坦宽阔的十字路口,这里的房子都是依山而建,即使最宽阔的地方也仅有四五米宽。

路灯重新亮起来时,人们一阵欢呼,暗夜里,这束亮光带给人们无限的希望。

房间是不敢回了,人们陆陆续续拿出旅馆的被子毛毯,披着被子席地而坐的,蜷缩起身子躺在地上的,围着毛毯坐在椅子上的,三个一群,五个一伙,相互鼓励相互取暖。

经过抢修,通讯终于正常了。打开微信,手机里铺天盖地的问候源源不断的涌了出来:李家大院群里炸开了锅,那份血浓于水的亲情里是打不通电话的焦灼和惦念;68班群里也乱作一团,那份浓浓的师生情里是没有回音的担忧与牵挂;朋友闺蜜的声声问候里是满满的忧虑和挂念……我赶紧一一回复过去,没有这声平安的回复,今晚的他们也该是一个不眠的夜吧?

期间,余震又陆续发生了几次。每次地面一抖,山上往山下跑的,山下往山上跑的,屋子里往外跑的,屋子外往里跑的,墙角往平地跑的,平地往墙角跑的,人们已经不知道哪儿才是安全的,胡乱逃串只是一种求生的本能。是的,灾难面前,又有几个人能做到安然与淡定呢?

期间,我们入住那家酒店老板(只是预定了房间,并没有入住)免费把轻轻爽爽的毛毯,干干净净的被子给我们铺在水泥地上供我们休息,当我们过意不去问他多少钱时,他说:“都啥时候了,还说钱?”

期间,一个饭店的老板一次次拎着水壶穿梭在人群中,给人们倒水、泡面,还特意开放了他家的卫生间供大家使用。

那一刻,九寨沟的景美,人更美!

那一夜,是我人生中最漫长的夜晚。不绝于耳的救护车叫声在暗夜里格外刺耳;人们拖着旅行箱上下乱跑,轮子碾过地面的拖拉声格外凌乱;山石滚落下来的隆隆声格外清晰;余震来临时人们的惊叫声格外恐慌……那一刻,我们只想快点离开。

天亮了,经过武警官兵一夜的抢修,路终于通了。承载着游客的一辆辆大巴有序地离开了,承载着子弟兵的军车一辆辆有序地进入了,还有救护车,通讯抢修车,消防车,两车交汇的时候,我们向他们致以深深的敬意!

车子继续向前行驶,每隔几公里就可以看到自愿者和四川老乡自发组织的救灾队守候在路边,为撤离的游客发放泡面,面包,饼干,水和药品,那娴熟的动作和温暖的话语像一阵清风拂去了我们心头的恐惧和不安,在此,向他们表示最诚挚的感谢!

再次看这条连接九寨沟和外界的山间公路,到处是滚落的巨石,坍塌的路面,浑浊的急流,它们似乎在无声地诉说着这一夜之间的沧海桑田。

离九寨越来越远,有关九寨的消息也越来越多:死亡人数不断增加,每听到一次,我就揪心的疼痛一回,多少个孩子没有了父母沦为了孤儿?多少对父母失去了孩子,承受伤子之痛?惟愿天堂没有地震,没有离别。

被破坏的景点也在不断增加。火花海,诺日朗瀑布更为严重,每看到一处景点的损毁,我就伤感一回。“悲剧是把美毁灭给人看”,莫非上帝也嫉妒九寨沟完美得没有一点瑕疵,所以残忍的给她制造了这出悲剧?只是,从此,世上又少了一处绝美的风景。

然想到苏轼的词:月有阴晴圆缺,人悲欢离合,此事古难全!月圆是一种圆满美,月缺又何尝不是一种残缺美?就像人生,相聚是一种团圆美,相别又何尝不是一种凄婉美?于是我释怀了,九寨沟遭受的这次重创不仅丰富了她的阅历,而且磨练的她将更加坚韧,不也是一种遗憾的美么?

就把过去的九寨沟珍藏在心底,让她成为我永远的梦吧!

《九寨沟,我永远的梦》相关相似阅读参考资料:
我的九寨沟 形体舞、广场舞我的九寨沟、舞蹈我的九寨沟沟、我的九寨沟、糖豆广场舞我的九寨沟、藏族舞我的九寨沟、九寨沟自我修复、九寨沟我会回来的歌曲、九寨沟在我国哪个省

最新资讯杂谈

欢迎咨询
返回顶部